护理新闻

教学培训

心灵悟语

护士风采

示范工程
健康教育

 

心灵悟语

生命的痛楚

加入时间:2012-3-5 13:23:34 | 访问量:975|来源:


                                                            生命的痛楚
                                                                16W  资雅玲
        关于近日吵的沸沸扬扬的活熊取胆事件不断升级,从抵制“归真堂” 上市到要求“取缔养熊业”,每个人都在争先恐后地发表自己的观点。当然这些观点都是正面的,富有积极意义的。动物不是物,动物是有灵性,有思维的,它们和我们共同拥有着地球,可我们要剥夺它们生存的空间,残害它们的身体,扼杀它们的生命,直至逼着它们种类的灭亡!
        最近我看到一片关于熊的文章,是这样描述的,黑熊的智商和人类三岁的孩子很像,熊整个身体器官、神经系统是高等哺乳动物,和我们人的生理非常接近。我们会疼,它也知道疼;我们焦虑,它们也有焦虑;我们难受,它们也难受,一模一样的。你忍不忍心给一个三岁的孩子打洞,日复一日地抽它的胆汁,直到它痛着死去?看,多么形象的比喻,就算是那日给归真堂样板熊取胆汁的两个大学生,要是你们,你们忍心吗?害怕吗?我是确实无法把关在笼子里的熊和天真活泼有着善良天性的小朋友们联想到一起,那么,您呢?文章的后续说活熊取胆技术是在1983年朝鲜发明的,而在此之前,人们都只能剖腹取胆,一只熊的一条命去换一个胆。而活熊取胆也是这样一种酷刑,用一根长10cm~20cm不等的金属或橡胶质地导管穿过腹壁直插胆囊。胆汁便顺着这根导管流出,一天抽两次。为增加胆汁的流出量,养熊场会用特制的针管扎进胆囊取胆汁。疼得惨嚎的熊会把自己抓得血肉模糊。甚至将内脏拉扯出来。而为了防止伤口愈合,人们会不时挑拨创口,为阻止黑熊自己拨开抽管,还会给它们穿上重达10公斤的铁马甲。对于那时的熊来说是为胆死。而发明活熊取胆后,现在的熊是为胆生不如死。
        我们为这些熊叹息着,可是这样悲惨的故事可不只发生在它们身上。我们天天喝着的牛奶,一瓶也只不过多几块钱,可是奶牛却要为此付出的太多太多了。在乳业流水线上的奶牛,一辈子都没见过公牛,却要不停地怀孕,不停地生产,不停地被挤奶。奶牛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孩子,小牛也见不到自己的母亲,一生下来就要母子分离,一部分被人工喂养,重复母亲的命运;一部分被买出去当肉牛任人宰杀;一部分进了生化工厂,变成血清,蛋白和酶。而有世界三大美食之一的鹅肝酱,一瓶小小的酱,鹅却要为此付出生命。在工厂里,商人为了追求最大的利益,他们不会直接杀鹅取肝,而是进行每日三次的插管填喂。大概持续28天左右,鹅肝脏的体积就会扩大6到8倍左右。而这样残忍的填喂是把一根金属的管子插进鹅的胃里,把鹅的腿固定住,强抬起它们的脖子,捏开嘴把食物强行灌进它们的胃里。整个填喂的过程只有两秒钟,两秒中之内把鹅一餐的食物强行灌入胃里,可想而知压力有多大,所以填喂后食物又会从鹅嘴里再反流出来。而这样大的压力对鹅的胃,食道都有着很大的损坏,一次填喂之后,几个星期内鹅根本无法再自己进食。长时间一天三次的填喂已经让鹅一辈子再也无法自己进食了。在野外鹅能存活18年,而在鹅肝酱的工厂里鹅最多只能存活3个月。
        从工厂里野蛮的饲养,到现在高档餐桌上尽情地爵嚼,我们的动物已经连残喘的机会都没有了。把活猴子头颅砸个窟窿,露出白色脑浆,用滚烫的油一淋,勺子一挖,美味。旁人问到这吃的是啥啊?答:这不知道吗?猴脑啊!全然不顾桌底下那只绑住手脚的猴子,不顾淋油上去的那声惨叫,还有慢慢死掉的一个原本可以活泼乱跳的生命。还有温顺的羊,也逃不过悲惨的命运。即将临盆的母羊投入火中烧烤,当炭火将母羊全身烤熟之后开膛剖腹把乳羊取出,沾点酱,来个皮酥肉美,味道一绝。我们是人啊,我们天天谈论情感,享受着这美好的一切,我们是这世界的主宰者,我们是最高级的动物……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还用这样的手段去残害和本应和我们相亲相爱的动物们呢?
        我多想再看蓝天上飞过的高傲的大雁、电线杆上多嘴的麻雀、森林里憨厚的熊、树上跳来跃去活泼的猴子、草原上休闲的羊群、湖面上愉悦的鹅……可是这样美好的画面现在却成了我们的奢求。我庆幸小时候曾呆在外婆家,看到乡下最纯真的画面,有牛在暮色中吃草,有鸟在天上自由飞,有马从大石板桥上经过……我害怕我的儿子只能从书本上看到美好的一切;我害怕我的孙子认为这些动物就是给我们食用的,除此之外没有生存的价值!
        谁,来救救我们可怜的动物?谁,救救可悲的人们?
上一条:一个月专业护士有感
下一条:手术台前过除夕 有一种精神叫坚守